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第一卷 病毒初踪 第12章 你看中谁了
作者:新班车| 字数:2788| 更新时间:2020年03月26日
高恬傻乎乎地看着童筝,半天回不过神来的样子。好一会才问:“你在说什么呀,钟光星怎么成我搭档了?听你的口气,我们搭着档想害死曹彪?” “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 “哎唷,童筝,你这是要搞大冤案了,你想害死我跟老钟,那算什么,杀人不用刀啊。” “怎么,你要喊冤,刚刚你不是说得很直白了,想让曹彪早点死嘛。” 高恬急得连连申辩:“你没听我讲明白,我的意思,是你们不要再起劲地抢救曹彪,如此而已,我又没说让你们直接来个咔嚓,我更没有跟老钟搞什么搭档有意要谋害曹彪呀,你的理解力怎么那么窄呢。” 两个人是在争论,但不是争吵。 如果面前不是童筝,高恬肯定会跳着脚,大发雷霆了,他能接受这种诬陷吗? 但正因为说这种话的人是童筝,他只有满脸的委屈。 童筝不放心,继续追问:“你真没有跟钟主任合伙,要搞掉曹彪吧?” “没有,我用我的良心起誓,绝对没有。” “那你老实讲,你跟钟主任属于什么关系?亲戚,还是朋友?” “非亲非友。” “那为什么跟他关系那么铁?” 对此,高恬的解释是,钟光星有个弟弟,曾经救过他的命,后来这个弟弟不幸自杀了,高恬记着这份情,对钟光星自然也厚待三分。 但这并不等于他真把钟光星当成大哥了,无非平时送点礼物,请钟光星喝个小酒啥的,如果钟光星有什么事需要帮忙,只要不是太难一定帮一下。 “真是这样吗?”童筝表示不太信。 高恬又嗫嚅了,“当然还有一条,可是……我就不说了。” 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 “牵涉到别人的隐私。” “谁的隐私?” 高恬毅然摇头,“你还是别问了,我也只能说到这儿,反正我把跟钟光星的关系都给你讲明了,我用脑袋担保,我没有跟他搞联合,更不可能真要动手杀掉曹彪,我不否认希望曹彪早点完蛋,但那得由你们来配合,这就是我想跟你提的事情。如果成功了,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的。” 童筝劝他打消这个念头,哪怕曹彪成了植物人,或者濒临死亡,能救就一定得救,不然医院讲什么救死扶伤。 高恬很爽快,转口说好好,你认为这不妥,那算我错了,我的小心思很混账,不该有,这下行了吧,你千万不要把我当成恶人了,我顶多有点儿自私,但我对你童筝是真心的,我当你是自己人所以才什么话都跟你讲,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值得我掏心窝子…… 絮絮叨叨像个碎嘴女人。 这时已经晚上八点多,高恬要请童筝去吃饭,童筝借口妈妈在家等她,不吃了。 童筝又问起钟光星住哪儿,老婆在哪里工作?高恬说钟光星没结婚呢,住在富丽家园七幢302室。 高恬想到了什么,警惕地问:“你不会去找他吧?” “怎么,我在大洲医院实习,他是检验科主任,我也想向他请教有关检验方面的知识,去找他有什么不妥?”童筝找了个理由。 高恬脸色不悦了,提醒道:“老钟的情绪……他在感情方面……你还是要慎重哪,情况可能远比你想象的复杂。” “好好,我记住了,也许我不会去找的,看我心情吧。”童筝满口答应,起身离开,也婉拒高恬用车送她。 这次回家,母女俩倒碰上了。 不过妈妈也是刚到不久,正在做饭,就问她去了哪里?实习生又不用加班的,最迟5点半下班,下班后去哪里浪了? 童筝悲哀地发现,自己在大洲医院这几天的超级忙,超级用心,超级累,居然不为妈妈所知。 在妈妈心里,以为她这边风平浪静,每天跟在带教医师身边,小鸡跟着老母鸡似地转转,装模作样给病人作点检查,听个心跳,量个血压,时间一到点,下班,轻松无压力。 可妈妈哪里知道,大洲医院这几天发生了什么,一个叫曹彪的,被当成醉酒送来,身上被检出有病毒。 天知道这病毒是不是SARS。 如果是SARS那就天崩地裂,如果不是,那就虚惊一场。 天堂与地狱常常隔着一层膜。 赵曼莉见女儿坐着发呆,命令她快来帮忙,切肉丝。 其实是把女儿拖到身边,好方便问话。 到底去哪儿啦?妈妈问。 去找高恬了。女儿回答。 赵曼莉一听就高兴了,脸上一下露出笑容,忙问:“你跟高恬是什么时候来往起来的?” “来往?没有来往啊。”童筝有点心不在焉。 赵曼莉却放下炒勺,两手在油水裙上擦一擦,轻轻地拉拉女儿的胳膊:“你都去找他了,怎么就不是来往呢?你们初中是同学,还同桌过吧,最近是怎么联系上的?” 童筝听出来不对,妈妈脸上的表情怎么充满期望,连锅里放的油沸了也不管,一个劲地打听她跟高恬的事。 “妈,我一提找高恬了,你好像挺注意的,如果你反对我跟高恬有来往,那我小心点,以后尽量不去找他。” “不不,你误会了,妈可不是反对哟,相反,妈是全力支持你跟高恬来往的,怎么样,这态度,没得说吧?人家当娘的都会很挑剔,处处给女儿设置障碍,挑女婿是这不行那不行,你妈我,够开明吧,火力全开地支持。” 童筝惊异了,看着妈妈眉飞色舞的脸问:“稀奇了,你是认为,我就该找高恬做男友?” “当然了,你不这样认为吗?” “那你倒说说,高恬有什么优点,值得我找?” 赵曼莉伸出两根手指,“优点不少,两点最重要,一,家庭条件优裕,这不用说了吧,他爸去年在文源富豪榜上排第二,今年有可能抢占第一……” “二呢?” “二,高恬自己呢,年轻有为,这也不用我多介绍吧,你比我更了解他,对他的出色业绩全盘掌握吧。” 童筝就想知道,老妈眼里的高恬到底有多高大。 “妈,其实呢,我虽然跟高恬是初中同学,也同桌过两个月,不过呢上高中以后就没在一个学校,根本没任何联系,如果你说我跟他最近是怎么来往的,也只是这几天的事,你以前从没有跟我提到过什么高恬,怎么今天讲起他来,如数家珍的,你对他到底了解多少呀,详细给我讲讲吧。” “我不是说了吗,他年轻有为。” “年轻当然,有为在哪里,表现在啥地方?” “他不是在当老板吗?名下有不少产业了吧,宾馆酒楼,茶楼,娱乐城,特别是那个水产市场,据说光买下来就花两个亿,现在更是价值翻倍了吧。” 童筝就是想听妈妈提到水产市场,果然提到了。 那就好,顺着这个话题往下了。 “妈,你是不是经常去水产市场买鱼买虾的?” 赵曼莉却立刻摇头,“这倒没有,我以前去过几次,那时还不是高恬接手,高恬当老板后我就没有去过。” “那你平时买来的鱼虾在哪儿买的?” 赵曼莉将头靠近女儿,用神秘的口吻说:“说到买鱼买虾,你就不懂了吧,那是我托人买的,自己根本不去市场。” “哇,是不是有人贿你?” “不是不是,你想歪了,这不是贿,是我们医院里的人,有几个的家属在摆摊开店,有卖肉的,卖鱼虾的,也有水果店的,他们反正是需要推销的,只要医院里的同事需要什么,一个电话就行了,人家会在你下班时送过来,你在医院门外接一下就行,我们省了跑腿工夫,人家多了一份生意,互惠互利。” 听起来无懈可击,可是这骗不了童筝,因为如果这是事实,妈妈早就跟她说了,平时妈妈买来菜和水果,从没提过在哪买,童筝有理由怀疑妈妈是有“内部渠道”的。 难道是有些病人,已经被治好,或者正在接受治疗的,他们的家属提供的“便利”? 但妈妈作为中心医院的一位科室主任,不会不知道规矩,她敢接受这种“便利”吗? 联想到妈妈对高恬的赞不绝口,童筝突然怀疑,不会这个“便利”来自高家吧? 是来自高家,不一定来自高恬,高家另有“高人”。 童筝就试探地问妈妈,是不是认得高崇元?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