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27章 进展
作者:飛扬| 字数:3129| 更新时间:2019年03月15日
没有这一块传国玉玺的碎片,没有这一块祖传的玉佩,自己和关铃根本不可能会有一点点的交集,这一点明明是显而易见的,苏明一直都知道这一点,但是当关铃亲口说出的时候,还是觉得心中有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,觉得仿佛玉佩才是本体,比自己更加重要。 “主公,其实我有些担心…我们不回去的话,对方直接一把火把我们的据点烧了怎么办?”关铃的担心不无道理,毕竟老宅虽然地方不小,但是房屋很多地方都是木结构的,而且那点围墙和大门根本拦不住人,更何况那里还藏着,对于苏明来说最重要的卡牌。 “你放心吧,他们不会去的。”然而,苏明却显得很冷静,“他们的目标是我身上的玉佩还有我项上的人头,烧了老宅反而会让我们更加居无定所,四处流浪,增加了取我性命的难度,这对于季布来说,有什么好处?当然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以后我会告诉你的。” “是!主公!主公心思果然心细如发,我很佩服你。”听到这样的解释,关铃顿时感觉茅塞顿开,虽然那里也有些破旧,但是关铃其实很喜欢那个地方,很喜欢浸泡在浴池里的感觉,还有苏明的手艺,也比她平时吃的都要好。 “那个…关铃…”苏明的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,不过他一直都在努力地掩饰这一点,作为男孩子,不停地喊疼的话实在有些丢人,假如关铃不在这里,那么他大概就要哭出声了,“假如我用主公的身份命令你,你不要喊我主公了,就喊我苏明行不行?哪怕一次也可以。”苏明真的很希望,听到自己的名字,因为苏明是唯一的,而主公只是身份的象征。 这个命令,还真的让关铃惊讶了一下,原本,她已经在内心深处下定了决心,好好地守护自己的主公,相信他的所有决定,无条件地执行主公的所有命令,然而没想到,看来他依然不太适应‘主公’这个身份,“苏…明…”关铃说出了这个名字,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,她在学校的时候,从来都没有关注过一个叫做苏明的人,不过,关铃也从来没有关注过其他人,她总是有更多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,作为武将,她的人生,总有许多不同之处。 “真的有这么不愿意叫这个名字吗?”终于听到了女神叫出自己的名字,但是意外的,苏明也没有很开心,或许,他更加在意的,是关铃的内心,而不是什么主公的命令,主公的命令就显得,关铃更像是在听玉玺说话。 “不,并非不愿意,只是不怎么习惯罢了,假如主公有要求的话,那么,以后没有命令的时候,我可以叫你的名字。”关铃回想起来,自己和张缨接触的时候不也是直呼姓名的吗?所以,这一点应该也没有什么难的,“对不起,我也不是很习惯和人接触,在你之前,从来没有另一个,像现在这样和我坐在一起。” “这样啊…”总感觉听到这个话,既有些激动,又有些紧张,苏明胸口一点也不痛了,“其实…我也是一样,我在学校里的时候,没心思读书,成绩总是不好不坏,只希望能够混一个平均分,这样既不会因为拖了班级的后腿而被班主任点名,又不会因为成绩优秀而担任什么职位,一个人缩在角落里,只钻研自己喜欢的事情…”至于喜欢的事情,不用多说,那当然是卡牌了,哪怕只有一个人根本不足以撑起一场牌局的时候,苏明就喜欢研究卡牌上的画,卡牌上的字,然后细细地琢磨有哪些一般人不会注意到的套路和细节,“是不是听起来觉得我很没有用?”苏明有些沮丧,自己没有一点值得炫耀的成绩与才能,玩牌也只会被人当成不务正业罢了。 “不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谁也没有资格去决定别人要做什么,除非,是身为人主的主公。”关铃不经意间把手放在了苏明的手上,她只是担心他的伤势,但是他却吓得不敢再动了,“而且,主公这么聪明,我不觉得你比任何人差劲。”他是第一个可以让她觉得背后有依靠的人,或许连关铃自己都不清楚,苏明在她心中的地位究竟是如何。 “谢…谢谢你,关铃…哦,对了…不要忘了联系张缨,还要提醒她,一定要尽快按照名单上的人去观察季布有没有动手,拖得越久,受害人就越多。”苏明不动声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,把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,否则或许血压会升高,不利于伤口的止血,无论如何,能和关铃在一起,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他已经感觉很满足了,现在需要的,是养精蓄锐。 “我已经提醒过张缨了,但是她并非武将,也不能调动警局的人,只能提醒她认识的人而已,我也不知道她的行动能有几分效率。”关铃通过公寓的窗户警惕地观察四周之后,拉上了窗帘,她或许只是想要隐蔽,但是这个小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子,甚至连沙发都没有,这一晚…对于苏明来说,有着别样的考验? “她会努力去做的,因为我知道,她还有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,和这一场玉玺乱世有关系。”苏明对于张缨却很有信心,此时此刻,他和关铃都躲在这么一个小地方,必须有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在外面奔波,否则事情就没有办法进展了,张缨是最好的人选,因为除此之外,苏明和关铃都不认识更多的人了。 “张缨和玉玺有关系?可是,根据我的观察,我并没有察觉到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”关铃拥有将魂的本能,一般来说,对于武将的判断误差不会太大,这是一种识人的经验,更不要说张缨这样的近距离接触过的人了。 “你听说过刑天审判庭吗?”苏明并不想要瞒着关铃,他对于关铃的信任肯定比张缨更加深刻,而张缨选择告诉他,不就是为了转告关铃的吗? “刑天审判庭?回主公,没有听说过,关银屏的将魂告诉我的,只是关于乱世的规则和经验而已,除此之外,并不会有更多的信息,毕竟,乱世之中,谁都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的底细。”关铃虽然很早就知道了传国玉玺的存在,但是事实上,她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,其实离胜利差得很远。 “按照张缨所说,刑天审判庭是一个类似仲裁机构一样的存在,我虽然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但是现在就姑且这么听着,他们的任务是阻止主公和武将做出过于出格,严重影响到了现世的秩序的事情,张缨知道的许多秘密,我想都和这个机构有关系,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她就是想要加入这个刑天审判庭,但是因为缺乏契机,她想要做出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,所以才会这么热衷于武将、主公之间的争端,因为如果仅仅是普通的案件,无论抓到了什么样的犯人,都不可能引起审判庭的注意。”苏明清点了一下自己身上还剩下的卡牌,就算恢复了,也只能回家一趟才能取到更多的牌,总的来说,眼下的形势并没有很从容,但是苏明总觉得,只要关铃在自己身边,他就不会输。 “这么说,张缨是在利用我们?”关铃也这么想过,不过她觉得反正双方也是各取所需,没什么大不了的,如何用人,也是主公需要考虑的事情。 “这才是让人安心的理由,你想一想,她好歹也是大小姐级别的出生,虽然她自己不这么认为,不过日子肯定可以过得比我们都要舒服,但是却选择了这种拿生命冒险的事情来帮我们,要是没有一点自己的目的,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?她告诉了我这一点,就是希望我们能够信任她,既然这样,不妨眼下就相信她一样想要除掉吕雉吧。”只不过,苏明也知道,假如张缨真的加入了刑天审判庭,恐怕以后就不会那么友善了,但是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,当务之急是对付吕雉、季布、鬼项羽,还有他们的主公,否则一旦鬼项羽摆脱了某种限制,顺利出世的话,第一个要被献祭的就是苏明自己,对于苏明来说这真的是一出场就地狱难度,对于吕雉的主公来说,却是牛刀小试,所以,时不我待,相信季布足够优秀,不会错过机会的。 “我明白了,我会负责联系好张缨的,时刻向主公报告最新的进展,主公是否需要休息?你的伤不能乱动。”关铃察觉到了,公寓里太过简陋似乎也不好,以前是一个人,怎么样都无所谓,现在不同了。 “不不不,我没事,只要不碰到伤口就没事,关铃你也好好休息吧,明天行动还要继续,间隔的空隙并不会很久,抓紧时间确保自己的状态吧。” “是!主公。” “停停停,关铃你干什么?” “按照主公的命令,好好休息。” “这这这,一定要睡我身边吗?” “这里只有一张床,主公将就一下吧,为了确保你的安全,我觉得靠近一点比较好。” “好…好吧…那我…将就一下…”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