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绝天下:医品皇妃
爹地,你又有新绯闻了
锦绣医妃
少帅有喜
潜婚总裁:替身娇妻约不约
主编推荐
浮生
虐恋
推荐理由: 闺蜜成了我后妈,她跟我爸……
5516人气值
点击阅读
重生甜妻:总裁,狠会撩
穿越 明星 影视 总裁
推荐理由: 为爱而死,重生归来后暴虐小三渣男……
4522人气值
点击阅读
吻安,我的男神
豪门 校园 总裁
推荐理由: 逃婚三年后,始终难逃大叔的魔抓……
8820人气值
点击阅读
千金重生:总裁无限宠
豪门 总裁
推荐理由: 婚前协议,婚后却让我履行职责……
4382人气值
点击阅读
掳爱强欢:郁少的假面妻
豪门 总裁
推荐理由: 男人心里永远放不下的是这种男人……
15.2万人气值
点击阅读
封神榜
|
  两张一模一样的脸,一个倾国之色,一个桀骜不驯。

  一个是高贵雍容的四皇子妃,一个是被逐出京的叛逆庶女。

  一场举世隆重的婚礼,她眼睁睁看着对她许下承诺护她一世的男子错娶了孪生亲姐……

  六年韶华,她乘着风雨归来。

  欠她的终究要还,伤她的终究要悔,算她的、谋她的终究要一无所有。

  爱情与权力,本就是两个极端。她挣扎在漩涡之中,一步一步踩着白骨往上走。
经典完本
神医倾城:腹黑将军独宠妻
  被姨母封存了部分记忆的苏静馨满血归来,她将与恶人斗争到底,伪善的父亲,蛇蝎一般的庶母庶妹,都给她等着瞧吧,欠她的她一定加倍讨回来。她利用将军府为后盾,使自己得以羽翼丰满,杀各路牛鬼蛇神片甲不留,宅斗更是不在话下,既然你们愿意斗,我苏静馨就誓死陪着!复仇路上寻到了自己的真爱,她用自己的智慧协助慕容晨替皇上扫清内忧外患,使得天罡政权得以巩固。
架空 宅斗 纯爱
蚀骨婚情:前夫,请止步
  因为爱上陆绍延并且嫁给了他,洛云珊失去了一切。

  被诬赖谋杀亲姐,被轰出娘家,一夕间,她成为了千夫所指的贱女人。

  遭遇车祸流产的她选择净身出户,用离婚彻底结束与陆绍延的关系,可从这天起,她被迫跟他扯上更多的关系。

  “前夫,我要去跟当红影帝约会了,麻烦你让开!”

  某人色变:“你休想!”

  “前夫,我看你家小叔颇有几分姿色,麻烦你让开!”

  某人抓狂:“我不准!”

  “为什么缠着我?”有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“因为你是我的,我不许任何人打你的主意!放开你,除非我死!”

  某女翻身上位:“前夫你清醒一点,你是我的,可我不一定是你的,想追我,排队啊!”

  某人冷笑:“都有我的孩子了,我看谁敢抢?”
豪门 明星 总裁 虐恋
步步诱婚:总裁宠妻365式
  A市里令人鄙夷的豪门弃妇傅梨子,被亲姐抢走丈夫,设计生下陌生人的孩子。家产被夺,孩子被挟持,傅梨子坠入地狱。她恨,却束手无策,直到他的出现,成了他的救赎。

  拘留所内,欧皓轩淡然地在她的对面坐下,波澜不惊地开口:“我可以帮你守住傅氏集团,夺回女儿甚至虐渣。而你,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仰起头望着眼前的男人,傅梨子内心忐忑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微微地俯身,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。手掌落在她漂亮的脸蛋上,欧皓轩目光清冷:“把你的身体交给我。
bwin 豪门
重生舞妃:锦绣嫡女艳倾城
  “你知道吗?林风秀,你就像狗一样!”

  “哈哈,好歹是个嫡女,倒那般自作贱,靳少怎么可能看得上她!”

  林风秀轻轻撇撇嘴,无视这些个贵女,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,上世因着一个男人吃尽了苦头,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,怎可还这般糊涂。

  不过——这一路跟来的几个大人物是怎么回事,什么燕王世子,什么世家公子,五皇子怎么也来凑热闹,小女子此生不嫁,真的不嫁!
宫斗 架空 重生 悬疑
点击榜
|
    【精品力荐】这个世界上,有那么种人,他陪伴过你人生中最好的时光,也见证过你人生中最糟的时刻。他要么成为你亲密无间的爱人,要么,永隔心墙,即便费尽心力,亦无法到达彼方。

    向天歌活到今天,一直对一句话记忆深刻,并深表佩服——“发财致富找项目,不如找个二代来靠谱”。
精品短篇
| 豪门总裁
  “你别忘了,你我之间只是协议结婚,各取所需罢了!”

  艾筱汐冷着一张脸,无语地望着死皮赖脸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,眉宇之间满是嫌弃之色。

  “是吗?那本少现在就将自己所需要的那部分给拿回来。”

  冷眸危险地一勾,邪魅又腹黑。

  却不想,一句话,直接惹怒了这只蠢蠢欲动的兽。

  暗道了一声“糟糕”,当艾筱汐意识到不好,想要逃跑之际,却是已经晚了。

  大手抓回,抱起,重重地扔进床里。

  一深一浅,碰撞出了一地的旖旎的韵律。

  ……

  艾筱汐有气无力地扫了一眼,那被扔在地上,撕得破破烂烂的黑色干练的西装套裙。

  从齿缝间恶狠狠地挤出了两个字:“畜生……”

  “哦?”

  见状,唐云祈雄眉一挑,意犹未尽地邪笑道,“看来本少并没有让夫人满意呀,那咱们再来一战!”

  闻言,某人大惊失色!

  望着恶狼扑食过来的他,直呼:“作孽呀!!!”
| 古香古色
  杨曦月觉得人生无法用悲剧形容了。

  好不容易踩到狗屎运中了一百万,却在领奖途中被活活砸成植物人。

  阴差阳错赶时髦碰到了一场穿越。

  却不想嫁给了拥有世纪之恶男的静安王爷。

  这将来可是要当太监的大人物啊!

  她哭丧着脸,面对缠着她的男人,“王爷,你喜欢我哪里!我改——我改还不成吗?”
| bwin婚恋
  莫寒星犯了个错误:

  当人家都滚床单的时候,她竟然和一个陌生男人滚了垃圾堆;

  他是天边的一抹水云,也是隐匿在暗夜中的最好猎者,

  天台上的猎猎秋风吹动着男人的衣摆,

  陆云深薄唇轻启:“莫寒星,闭上眼,数十下。”

  莫寒星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“不懂么,接吻之前要闭眼。”

  三年后,同样的天台,陆云深说了同样的话。

  当莫寒星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安静的天地间只剩下一片空旷。

  她终于明白,这是一场弥漫着硝烟的血色浪漫……
| 幻想言情
  “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被这个男人勾引去了。”西贝晃悠着自己的短腿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“放心,我对他讨厌的很。”言意自信道。

  西贝听完吓得瘫倒在地上,“完了,我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话。”

  匪夷所思的凶杀案,为了拯救曾经的错案,西贝穿越回来变成了孩童的模样协助曾经的自己找到真正的凶手,可她来对时空了吗?
| 仙侠奇缘
  她是落架凤凰,是他的‘男佣’,世人避之不及,唯恐祸及自身;

  他是潇洒王子,是她的主人,帅的令所有W市的少妇少女们合不拢腿。

  面对招蜂引蝶的主人,她心烦气躁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误会丛生,她随着忠犬竹马离开伤心地。

  得知竹马的背叛与欺瞒,她痛不欲生,追悔莫及。

  再次与他相逢,他依旧桃花满面,勾的她心花乱颤。

  看他与群花乱舞,她醋意横生,后悔没有在初次见面的时候,将他生吞活剥下肚。

  她踌躇不定,身边的小包子却对她说:“妈妈,你还在犹豫什么?当初爸怎么睡你,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”
| 游戏竞技
  邻居买来的新娘,却变成了我的鬼妻,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,而我却在情亲和爱情之间艰难抉择。
大神专区
  杨乐乐最大的理想是:接好多好多单,挣好多好多钱,把杨哈哈养得白白胖胖。

  杨哈哈的最大理想是:看帅哥,看帅哥,看帅哥……顺便给自己找个好帅好帅的后爸。

  有一天,她们碰上了一个叫南宫峻的男人。他傲骄的宣布:“男人,女人,动物,植物,通通离一米远!”

  结果,杨乐乐却把他给抱了。

  抱就抱吧,还亲上了,亲就亲吧,还脱上了,脱就脱吧,杨乐乐跑了……

  “大胆女人,我灭了你!”

  结果杨乐乐没逃掉,给捉了回去,男人一见面就又抱又亲又脱。

  说好的灭了她呢?

  后来杨乐乐才知道,他要灭的是“火”。

  十个月后,色女杨哈哈怀里抱一款粉嫩嫩婴儿,口水流了人家一脸,“你妈叫杨乐乐,你爸叫南宫峻,我嘛……是你女朋友。”

  嘻嘻。

  好在自己不是杨乐乐亲生的。
最近更新
书名
类别
最新章节
作者
更新时间
更新榜
|
  20岁生日的晚上,她被双胞胎亲姐姐算计。被竹马主动解除婚约,又被赶出家门的她成为了整个帝都的笑话。双胞胎萌宝出生,姐姐抱走了哥哥从而翻身成了黎夫人,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全被姐姐夺走了个干净。萌宝助阵,翻身斗心机婊、白莲花加心狠手辣的竹马,面瘫总裁的独宠爱恋。黎瑾泽将顾蔓蔓狠狠压在床上,邪魅的笑容里融进的是化不开的宠溺。“女人,我的亿万精华就孕育出了两个小混蛋?”顾蔓蔓的双手抵在黎瑾泽的胸膛上,脸上满是不满。“那是你的问题!”“哦?你的意思是我很强?”两萌宝趴在床边晃了晃竖立在半空中的小腿:“不,妈咪的意思是——你不行。”黎瑾泽面色一凝,反手就将两萌宝扔出了房间。顾蔓蔓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黎瑾泽压住“我想我们应该亲密的聊聊,我行不行”【1v1,男女主身心干净,霸宠小虐,欢迎入坑~~】
  京城秘闻:容四少,曾深爱过一个女人,甚至为那女人负了全天下。据说,容四少爱她爱到不顾一切,宠她宠到无法无天,最后,还是没能留住她。据说,她离开后,容四少曾吞下了整整一瓶毒药。然而,却从没有人见过那个女人……两年后,狭路相逢,她被他抵在墙上玩儿墙咚,“说!这两年,去哪儿野了?嗯?”她却是笑了,“与你何干,四叔,打从你亲手将我推进牢房的那刻起,你在我心里,就已经是个死人了!你放过我吧。”“我放过你?,那谁来放过我……”(1V1,大宠小虐,男女主身心干净)
  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。

  母亲葬礼上,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。她拿到遗产的时候,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。为了这些钱,自己的父亲和闺蜜,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。

  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。

  “不管是母亲的遗产,还是公司,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!”她捏着拳头,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,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他穿了一身黑西装,矜贵而冷傲,“想要报仇吗?我可以帮你!”

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“我要想的?不过一份结婚协议。”